首页 > 电竞资讯 > 人物访谈

NEO说我从想过要离开赛场,HONORIS的目标是跻身强队

  NEO和TaZ两人一起从CS1.6奋战到CSGO,在这期间他们赢得了包括Major在内的多个大型赛事冠军。在淡出人们视野一段时间后,他们通过创建HONORIS重新回到台前。外媒就NEO的过去和建立HONORIS等事对其进行了专访。

  Q:从一名CSGO选手变成队伍的创建者之一,对你来说倍感压力吗?

  A:肯定的,毕竟这对我来说是新事物。但我可以说结果很棒。总的来说,这是一次还算成功的大胆尝试。我认为目前我们团队已经有了一个不错的开始。

  Q:你以前就虑过建立自己的队伍吗?

  A:我已经为此考虑过很久,事实上我已经尝试过一次了。2004年,我与TaZ一起建立了Pentagram Connection,在两、三年后队伍变成了PGS。之后我们和队伍其他成员对未来合作道路的意见出现分歧,进而导致了决裂。我们对此感到有些遗憾。

  但如今我们要把目光向前看,过去的经历也为我提供了不少经验。现在我们可以按照自己设定的规则和条款管理队伍。我希望队伍的一切都能往好的方向发展。

NEO说我从想过要离开赛场,HONORIS的目标是跻身强队

  Q:TaZ说你和他想要一起组建队伍,就必须先解决当年离开VP时的一些遗留问题。关于这些遗留问题具体是关于什么方面的?

  A:情况非常复杂。踢掉TaZ并不是我能决定的,我只能接受这一决定。后来我才意识到我本可以和TaZ一起远走高飞,或者至少选择自己的路而不是一味地求稳留在VP。

  不过我没有为当时继续留在VP而感到后悔,我也并不责怪踢掉TaZ之前的那段时间里TaZ的表现,因为他的角色定位就是那样,我完全了解这种情况。我很高兴时隔两年后与TaZ再次取得联系,我们又可以成为队友了。

  Q:当初建立HONORIS时你是否想过找pasha一起?毕竟他也赋闲在家。TaZ已经表示找pasha一起是不太可能的。

  A:这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话题。要知道HONORIS可能是我和TaZ职业生涯最后的队伍,因此我和他必须要在队伍中发挥积极作用,拿出十二分的努力,以将自己多年来积累的经验传授给年轻选手。虽然pasha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选手,但有3名老将的话队伍的火力点会不足。

  当然我不是说pasha不如我和TaZ。他一直很努力,表现也非常好。但他也有自己的选择和队伍,他现在似乎也参与了其他队伍的组建。我们因此最终选择了STOMPA担任狙击手,而不是pasha。

  Q:我记得你曾表示想找一些青少年组队,但STOMP已经25岁了,Prism也是22岁。虽然他们不是大龄选手,但显然也不是新人。

  A:我和TaZ最早是计划组建一个更像学院的队伍,而不是立刻去和一线队伍扳手腕。我们的首要目标是登上CSGO比赛的舞台,享受竞技。但是非常年轻的选手(例如16~18岁)根本没有比赛经验,我认为这会导致我们前期的运营成本倍增,还会浪费很多时间和精力。

  这也是STOMP主动来找我们的原因。尽管就电子竞技而言,STOMP可以算是高龄选手。但正因如此,队伍在建设初期才能更团结。也许未来更年轻的选手会取代我们,但那时我们会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培养他们。

  不过一个选手的能力不能单按年龄决定。既年轻且心理状态也成熟的选手大有人在,反之亦然。

NEO说我从想过要离开赛场,HONORIS的目标是跻身强队

  Q:你们寻找队员的标准是什么?TaZ说你很快就找齐了选手,而不是通过大规模试训逐一挑选。

  A:其实在波兰有很多富有天赋和潜力的选手。这也是我和TaZ尝试全波兰阵容的主因。但想要完全摸清一个选手的性格特点以及其能否融入团队是需要很多时间的。

  当初VP建队时就是找很对选手进行试训,现在AGO也是这么做的。但我们发现队伍想要有良好的发挥,选手之间的化学反应非常重要。选手的性格特点和团队风格需要把持在一个微妙的平衡点,寻找到这个平衡点非常难。因此我们没有像AGO那样到处找新人试训,这样效率太低了。

  考虑到大部分可现成挑选的选手都有合约在身,买断他们的成本太高了,另外很多年轻人也早就有了自己的规划。因此在一些熟人的帮助下以及我自己几经考虑后,我很快就确定了现在的阵容。

  Q:HONORIS的内部是如何运作的?比如创建者和管理层的职能分配等。新冠疫情对你们的建队造成了什么影响?

  A:包括我和TaZ,最初建立HONORIS的总共只有四个人。我们各司其职,最终实现了这个伟大的计划。现在红牛已经是我们的赞助商。

  另外在管理层面,TaZ掌握更多的自由选择权力。要知道当初TaZ担任VP的指挥时,他任命我成为狙击手后我们赢得了迪拜锦标赛冠军,在EPICENTER的赛事上我们也表现出色。在我看来,TaZ的决策会将整个队伍带领到正确的道路上。

  由于疫情我们无法组成一个系统的线下训练营。队员们甚至无法当面相互了解彼此。不过我认为这并没有阻碍我们,线上会议和训练进行得很顺利。但我还是期盼能早日回到线下的工作模式。

  Q:你觉得自己在FaZe Clan和HONORIS两队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A:FaZe是国际纵队。因此我在FaZe时沟通是很大的问题,这不单纯只是语言上的不同,更多的是我无法参与进去。不管是和队员还是和管理层,几乎任何事我都没有决定权。而在HONORIS,我会和TaZ共同管理队伍。

  Q:最近有传言称你拒绝了ESL波兰锦标赛的邀请。而你似乎对这些爆料感到有些恼火。你能详细谈谈吗?

  A:我们当时还处于建队初期,我们希望等一切都准备就绪时再考虑ESL波兰锦标赛的事。

  我对这些媒体不经求证就报道小道消息的行为感到气愤。很对传闻完全是狗屁不通,然后被无良媒体拿来炒作一通。

  最近我甚至接到一个人打来的电话,对方问我是否在波兹南(波兰中西部的一个城市)经营一家博彩公司,还问我是否可以安排一场假赛。此信息出现在许多电子竞技媒体上,说我是博彩公司的操盘手。无论如何,我和博彩公司没有任何联系,我也从未参与其中。

NEO说我从想过要离开赛场,HONORIS的目标是跻身强队

  Q:你和TaZ有考虑过转到Valorant吗?

  A:我们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我很喜欢Valorant的游戏机制,有的地方和CSGO非常像。但是我们从小时候起就在CS的世界里练习投掷物的运用,而不是拿着魔法棒征服对手。

  当然,Valorant是一个有趣的游戏。未来有一天我可能会对其建组分队。但是此刻我们必须专注于CSGO项目上。

  Q:当你离开FaZe,甚至在HSH杯赛时失利时,是否考虑过退役?

  A:我很早以前有过想要退役的想法。在CSGO发行时,我就考虑过是是否要结束我的职业生涯了。但是现在,我从想过要离开赛场。我宁愿退居到幕后一段时间,再以更佳的状态重返赛场。

  我虽然知道自己做个全职主播也能混口饭吃,但内心竞争的欲望仍然存在。我喜欢参加各种各样的比赛、和队伍一起参加训练、与队伍成员一起聚会狂欢、一起为了共同的目标携手奋斗。我想坚持下去,竭尽全力地那种,哪怕是牺牲一点自己的身体健康,因为我热爱CSGO以及它为我带来的这些。

  Q:最后展望一下未来吧,你觉得今年年底你和你的队伍会有什么成就?你未来的目标又是什么?

  A:我希望HONORIS能跃升到强队的行列。我们全队都将将为此而努力,但我可不会占星术这种预测未来的东西。也许后天起源2引擎就会实装,我们将不得不重新学习压枪技巧;也许Valorant会刺激Valve对VAC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谁知道。但是我希望HONORIS能够在半年内成为一线强队,至少在波兰内是如此。

  另外我的梦想绝对不只是参加Major,而是要在Major的强队中占据一席之地。我虽然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但我将力争达到最高峰。我希望我们每天都能比昨天更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s://www.estime.cn/news/2/4305.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电竞时代

https://www.estime.cn/

| 京ICP备19054296号-1

Powered By 电竞时代 电竞时代传媒旗下网站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电竞资讯